您的位置 : 首页 > 关于我们 >

【专访】谭卓:我们生在这个时候我们别无他选

2019-08-14
【专访】谭卓:我们生在这个时候我们别无他选

【专访】谭卓:我们生在这个时候我们别无他选

时 间:2019年08月14日 17:51

详细介绍

  见到谭卓时,她刚刚从繁忙的《烈火英雄》路演中脱身。在酒店小憩一会儿后,她被经纪人叫起来换装、做妆发,终于在晚饭和见面会前挤出了一小时的采访时间。在这之前,她曾盛情邀请我们晚上11点跟她一起回酒店采访。当时界面文娱很诧异,一个女艺人,怎么对记者的窥探如此没有防备心?

  “好了,我们开始吧。”简单梳洗过后的谭卓抬起头,仿佛又回到了以往孤傲的神情。她的眼睛非常明亮,真挚又敏锐。

  在电影《烈火英雄》里,谭卓饰演的是消防员家属李芳。与冲锋陷阵、英勇无畏的江立伟(黄晓明饰)相比,李芳是英雄背后的英雄。这个女性角色有温情和坚韧的一面,她必须在丈夫缺席的家庭中独自承担起照顾老人孩子的重责。同时她也有奉献和大爱的一面,当遇到需要帮助的孕妇时,李芳选择先不顾自己走失的孩子,把生的机会留给他人。

  从题材和故事来看,《烈火英雄》是一个特别悲壮和催泪的故事。但谭卓又是个敏感的演员,在《我不是药神》的主创见面会上,谭卓一个人背身抽泣五次,几乎无法回答记者和主持人的问题。那么既然泪点低,为什么会接这样一部戏?谭卓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回答道:“我觉得我的内心是追寻这种悲壮的,可能和我小时候读的书有很大关系。”

  谭卓从小的家庭环境比较优越,这种富有不止是物质上的,也是精神上的。童年的她爱看西方文学,尤其喜欢《一千零一夜》《希腊古典神话》。这些作品的气质自由而开阔,有对命运的拷问,对复杂人性的反思,对爱、美与自由的追求,书中的英雄情结和浪漫主义也影响了她的性格和观念。

  例如被问到接戏原因时,她聊到导演对于“人”本身的关注和尊重。问及受伤的情况,她谈到自己的完美主义,以及对于接近终极目标的疯狂。她甚至还保有一份天真在得知自己的肋骨因为拳击戏受伤时,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兴奋,因为觉得“世界上真的存在武功”。

  所以无论是《药神》还是《烈火》,除了它们本身是好项目之外,更吸引谭卓的其实是题材和故事背后的附加值,以及她自身想要为社会付出的责任感。

  过去她不善于经营自己的演员身份,在演艺圈“晃里晃荡”。拍完《春风沉醉的夜晚》之后,她转身去拍小成本文艺片,帮助缺钱缺人缺资源的年轻人,圈中甚至开始流传一句话:“想拍文艺片,去找谭卓老师。”

  但自2016年起,她的银幕形象变得多起来,也不再拒绝商业片和电视剧。一个演娄烨电影出道的演员,甚至还接拍了一部于正的宫廷剧。

  她分享了自己的观察,认为如今“电影咖”的分界正在模糊,人们在乎和追求的已经不是过去的东西了。“我们生在这个时代,我们别无他选”,所以她尊重当下,在可以选择的范围内尽最大可能去和精彩的作品相遇。她也感谢当下,因为她的确在其中收获了很大的益处,各种类型的角色让她始终不会“被时间给抛下”。

  29日,谭卓在微博上分享了一首诗:猛风飘电黑云生,霎霎高林簇雨声。夜久雨休风又定,断云流月却斜明。

  这是韩偓的《夏夜》。它除了对应当晚北京的暴雨外,或许也能反映谭卓的心境和人生信条:面对风雨时,人总是要有坚定不移的信念,和等待时机到来的耐心。

  界面文娱:您在《烈火英雄》里饰演的角色叫李芳。我们当时在讨论这个角色名的时候,觉得这个名字有些普通、不像女主,您怎么看?

  谭卓:我觉得它和这个角色结合得非常巧妙。因为其实李芳是一个消防员的家属,她既代表着千千万万的消防员家庭,也代表着很多普通人的家庭。所以我觉得李芳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很多人会叫的名字,但恰恰跟我们想表达的这种东西还蛮贴合的。

  界面文娱:您在之前的采访中说过自己是个特别感性的人,遇到刺激的场面会大哭,那您为什么会接这样一部比较悲壮的戏?

  谭卓:其实你是第一次提到这个戏的悲壮一面,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戏?我为什么会对“悲壮”这个词很敏感?后来我在总结自己的过程中,发现其实我的内心是追寻这种悲壮的,可能和我小时候读的书有很大关系。

  我小时候很喜欢看一些西方的书,比如说一般小朋友家里都会选择《一千零一夜》《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这都是西方的文学。然后还有《希腊神话》,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从小一直看到大。尤其像《希腊神话》这一类的,其实它有很强的英雄情结,里面有一种悲壮的情绪色彩。所以我小的时候一直在看这样一类书,我觉得那个时候对我的影响蛮大的。成长之后,你自己的很多观念、你的心境(会受到影响),这些书也给我带来人格上的改变,包括我的那种浪漫主义、理想主义、不切实际,所以我就觉得你的那个点好像碰对了。

  后来我在长大过程中做的很多事情,包括以前采访中也聊到,有的时候我还想继续拍文艺电影,包括一些现实主义题材的,无论是《药神》还是《烈火》。(原因)除了演员本质的工作,我想选择一个好项目这个基础之外,我会觉得它附加那部分是驱使我愿意去做的,就是你身上有一种想要付出的社会责任感。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内心深处可能潜藏的驱使我的动力。

  谭卓:李芳其实和《药神》里面的思慧有相近之处。她们都是在这样一个很类型化的商业电影里面,起着非常具体的功能性的作用。李芳在里面就是非常精准地展现消防家庭背后的不易,以及她在这种极端环境下小家庭本身的遭遇。所以李芳虽然剧情有限,但她的情绪属于“平地起高楼”。

  那时候每天我到现场,导演就跟我开玩笑说:“好,机器架好了,开始哭吧。”因为李芳确实身处一个极端事件下,她有恐慌、很深的难过,很多很多的情绪。但在片中,她并没有足够多的篇幅铺垫和情绪缓冲,一上来就要达到情绪制高点。

  其实演员演这种类型戏的时候是比较辛苦的,因为内耗会比较大。但这种情绪类的表演对演员的消耗都大,而且要频繁地出现这样的情绪,所以对我来说确实在这些部分会觉得比较辛苦,但是她确实是服务于剧情的。

  界面文娱:您演的角色思慧、李芳都是比较独立,内心坚强的女性形象,您觉得这两个角色有什么相同之处和不同之处呢?

  谭卓:相同之处,刚才您总结的特别好,她们身上都有很强的一种坚韧,但是比较辛酸的都是一种迫于无奈的坚韧。可能不同的是,思慧是出于对自己的孩子。那李芳呢,其实有这样一个细节,她在慌乱的城市里面寻找丢失的孩子,突然碰见了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然后她们向她求助。其实李芳在那儿也很痛苦、纠结、犹豫,但她最终选择不顾自己的孩子,先去帮助另外的两条生命。所以李芳身上,在故事情节里面更展现了她的大爱,以及人性的光芒。

  界面文娱:我觉得这两个角色其实还是比较偏功能性的,您会“反感”这种功能性角色吗?或者说您也会期待演一个更立体的大女主角色?

  谭卓:毫无疑问,我一定会很期待的。每个演员都期待能有足够多的空间去展现自己,让自己演得很尽兴。但是角色本身,至少对于我来说,用角色去判断一个项目是不足够的。也有其他有更多戏份的,比如说大女主这样的角色找到我们,无论电影,还是剧,但是可能其他的方面我们觉得没有那么尽人意。

  所以在我看来,影视它是一个综合的东西,它需要各部门的配合。只有各部门都精良,才能共同去打造一个好作品,你的一己之力是达不到的。所以我选择的时候,比如说前有《药神》今有《烈火》,虽然戏份都不够多,但是我看到了它们会成为一个好作品的可能性,我更愿意参与到这样的团队当中。因为其他优秀的部门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滋养,他们都可以帮我得到很好的成长,让我学到更多东西。我觉得学习和成长对我来说,是比起安逸和满足更有吸引力的。

  谭卓:它整体是一个好的项目,比如说像《烈火》,我看完了剧本,我对它的判断就是一个商业形式感非常强的,很典型的商业。这么燃的一个故事,它的摄影和美术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和国辉导演,我们在第一次真正见面的时候,我也很坦诚地表达了我的想法。我说我想知道你在这些方面有怎样的计划?然后导演他已经准备得非常好了,他把影像的、美术的东西都非常详细得展现给了我。

  比如说油罐1:1的建造,包括事后我们拍摄的时候,油罐周边路上有很多井盖一起爆炸,火从下面喷出来。那条水泥路应该就花了有一千多万。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因为它必须要经过很多的验证,才能确保能够承载这种压力跟爆破,并且是安全的。否则那么多个井盖,齐齐从地下爆破出来,如果它的安全指标是不达标的话,可想而知会是一个巨大的风险,受伤的可能不止是一两个人,所以有些钱花得是非常必要的。

  当然了,这些效果,最后我们看到的时候也是非常好看的。导演给我看了之后,所有的东西,你都觉得像是重新在搞建筑一样,全都是新建的。这些东西成本非常高,对于演员来说是很奢侈的。因为演员非常敏感,当你感觉服装、对人物的理解等等一切都对了的时候,你就会很直接地相信他,相信我们所有人想表达的理念是共通的,然后放心让其他伙伴去发展他们的空间。

  等到拍摄的时候,你知道穿上这个衣服,你就是这个人,你就完全可以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你的角色当中而不受干扰。比如说那些场景,你看到它是真的的时候,和你在绿幕里拍就是不同的。它会给你一些刺激,包括那些火的灼烧,我在地铁里寻人,放了很多很多的群演,很多真的车,真的车祸、爆炸、满场的烟雾,它给演员的刺激就是不一样的。

  因为很多细微的东西,在一个假想的环境下可能你还是会百密一疏。比如说烟熏眼睛的状态、你声音的不适感,以及火的灼热。真场景就会充分地帮到演员。当然,它的成本也非常高,所以我觉得这也是这部戏他们非常用心的地方。

  谭卓:我们是在真的地铁站拍的,还特意跑到青岛去拍。原来想在北京拍,但是北京地铁人流量太大了,还是非常难实现的。所以制片重新找景,等到地铁晚上停运之后拍摄的,这样拍摄比较方便,也能保证安全。

  界面文娱:刚提到片中有一段逃难的情节,您和孩子在地铁中走失了,当时是怎么拍摄的?因为我听说您拍戏时肋骨和手腕都有受伤。

  谭卓:对。《烈火》开机之前,我进组之前,我右边第二根肋骨意外地因为之前那部拳击戏骨折了。肋骨是环形的,力传到后面把骨膜震坏了。我在医院医生确诊之后,我第一反应不是觉得很绝望、很衰,而是特别兴奋,有种特别傻的天真,因为我觉得这世上真的存在武功。

  那是当时很真实的第一反应,我觉得自己有这种乐观和天真还蛮幸运的。知道骨折之后,我就马上跟同事伙伴说,第一时间如实地告诉剧组我们的真实情况,因为当时马上开机了,不能给人家造成更大损失,哪怕剧组需要换其他演员。剧组的刘伟强导演是我们监制,还有陈国辉导演,他们收到消息之后就开会研究,告诉我说:“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做最好的安排,你就踏踏实实养伤。”

  然后他们把我的戏全部调到最后,尽可能到后面再拍摄,这样就缓了两个多月。但是骨折两个月其实也不能完全好,所以拍摄过程中,导演也尽最大可能去避免我再次受到伤害,比如说过度用力什么的。所以我蛮感恩他们,因为他们对我的关照,对演员这个职业背后“人”本身的这种关注、尊重,是我平常也比较在乎的。我觉得人是最重要的,所以他们的这个行为让我很感谢他们,也非常感动。我带着一个很好的情感基础到剧组来,也更愿意相互的给予跟付出。

  所以等到拍刚才您提到的地铁那场戏的时候,我出地铁站再回去找孩子,地铁门已经关了,然后我就在那砸门。演员在演的时候,有时候是这样,她会情不自禁地付出更多的情绪,并且很难理性地拦住自己。当时我的情绪完全都在身体里面,如果控制了,你会觉得那个东西不够了,也不像了。所以我就敲那个门,用力砸,拍完那条觉得很痛,发现手这个地方全都紫了。

  界面文娱:您拍拳击戏时肋骨受伤,拍《药神》的时候脚腕也受伤了。对您来说,这种为角色的牺牲是值得的吗?

  谭卓:我觉得是这样,从这些行径可以判断出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因为我希望可以更好,可以贴近那个不能达到的目标。我们想象自己要做100分,但是我们永远没有Perfect(完美),只能做到80分、60分。但是你的方向是在那儿,所以为了靠近那个目标,你会不顾一切,过于疯狂。所以这样一类人,我觉得某种结果是必然的,他必然会付出某种代价。

  其实追求完美,我觉得不仅是艺术创作上,也在任何事情上。这是个好的事情,其实也是一把双刃剑。因为只有在你不断追求极致的过程中,才会超越很多局限,得到更好的结果。比如说宁浩导演,我很喜欢宁浩导演,他是座。就是因为他反复地折磨文牧野,我们最后才会出来《药神》这样一个精湛的剧本。

  黄渤老师,我跟他合作过,当时我们拍戏途中我去演话剧《如梦》。他给我发信息说:“你演没演完?”然后我就开玩笑说:“这怎么了?现场没有我不能安心拍戏了吗?”然后黄渤老师说:“是这样,有两场戏又想要重拍,你觉得如何?”我说那我当然开心,因为我本身就是希望能更追求完美。然后再有个伙伴这样,你会觉得很轻松,因为你们是一类人,一类怪咖,而且都在朝那个方向努力。所以恰恰是因为有这样的一些人去做极致的追求,我们才可能会打破很多不可能,让不可能变成可能。

  但是就像刚才说“凡事是一把双刃剑”,你在实现这些更好的可能的时候,另外就意味着你要付出很多,比如说这些伤痛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我也在反思自己,这些是否是必要的?因为我受一次伤、两次伤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因为我是对自己很粗线条的那种女生。但后来受伤越来越多,有一天我突然问医生,我说医生为什么我会受这么多伤呢?

  当时其实我想问的是身体问题,但问完我突然意识到,我是不是应该想想我自己的问题?是不是有些是可以避免的,不一定要这样?因为它不是一个必然和唯一的选择,可能你用其他的途径解决,最后的结果也并不会有那么大的差异,但是你可以避免这种损失,而且伤害很多都是不可逆的,我有在做自己的反思。

  界面文娱:刚才听您的表述,您有一点英雄主义的色彩,然后又有一点热血。插一个比较好玩的话题,如果您要演一个超级英雄的话,你想要什么样的超能力,或者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谭卓:某个具体的角色没想过,但是我真的希望有这样的超级英雄存在于我们的真实世界里。然后可以帮助很多弱势群体和需要帮助的人,世界和平。

  界面文娱:我们再来聊一下之前的作品。您出道的时候,拍了《春风沉醉的夜晚》,还有《Hello!树先生》,都是比较有社会意义的文艺片,在娱乐圈所谓的鄙视链里面已经站在了最顶点。但后来您也开始拍电视剧和话剧,您心中会有电影咖这个概念吗?

  谭卓:如果这样说的话,(电影咖)这个东西在现在的中国变得越来越不明晰,因为我们都是大时代的产物。在现在的环境下,这种分界越来越模糊了。我这两天偶尔看到一些新闻,我还在想,这个时代太盛产明星了,很快速地就会出现一个新的名人、一个偶像。

  所以很多的界限会变得越来越模糊,因为人们在乎和追求的已经不是那个东西了。所以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我们尊重当下,至少我选择的这些项目里,我尽最大可能去和精彩的作品相遇。所以您刚才提到了,无论是话剧《如梦之梦》,还是说电视剧《延禧攻略》,它们也都是在各自的门类里面非常有代表性的。我觉得对方能选择我,也是我自己非常大的幸运,因为我的确在里面获得了很大的益处。

  谭卓:还是我刚才所说的,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时代的产物,自己那么渺小的一个人,还是不能与大时代的洪流去抗衡的。每个时代有它自己特殊的一种属性,当下这个时代就是这样的,我们生在这个时候,我们别无它选,每个人顺势而为吧。

  界面文娱:是,表演是不同的。其实都说是影视圈,但是具体到工作上,话剧、网剧、电视剧、电影,我觉得是不同类别的,整个的体系都是不同的。

  但是我觉得这种不同其实最终还是服务于剧情本身。我会根据剧的不同类型,它的剧本决定人物塑造的方向。比如说表演风格是戏剧化一点,还是更自然一点?会根据这些来决定。

  界面文娱:我们再谈一下您当演员的理由。因为我看您之前在采访中说过,入行的初衷其实是因为自由。那您现在坚持做演员,还是因为自由吗?还是您发现这个职业已经不那么自由了?

  谭卓:其实我觉得还好,我没有特别多的困顿在这个里面。它还是自由的,比如说你让我现在去做一个朝九晚五的工作,我肯定也回不去。当初决定做演员,是因为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去过那种看起来正常的规则化生活。所以我觉得我还是比较适应的,工作或许有的时候会让你的日程非常满,那你就全情投入,然后高度集中,之后你也有属于自己的时间。我还蛮喜欢这样一种生活方式的,因为人总要工作,你要通过工作去提升自己、丰满自己,让自己保持着和世界之间有一种新鲜的关联。我觉得那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工作是一个很重要的桥梁,让你不会被时间给抛下。所以对于我有工作在做,我是非常感恩的。

  其次,我还很感激工作的是,它给我带来很多正面的东西。比如说我是个很懒的人,如果没有工作上的要求,我可能也不会注意自己的外在。但做演员,就要求你要有个好的形体、好的外貌、好的精神状态。我是特别随性的人,但是我的工作在背后给我压力,对我有这样的要求,让我去克服人的本性。

  我觉得人的本性就是懒惰的,如果没有一个东西去Push(推动)你的话,人们都会有相近的一种本能表现。所以我觉得这是(演员)这个工作让我非常感激的地方,因为它让你比同龄人看起来更年轻。我粉丝要是在这儿,一定会开始留言和嘲笑我(大笑)。

  但确实是这样,因为恰恰是这个工作让演员对自己有着极高的自律。比如说我们看很多演员,有好吃的也得忍着,然后去健身,你说这些东西苦不苦?非常苦。但是为什么很多演员能做到?我们看起来好像只是一个“外貌协会”,但其实它背后意味着这个人要有超常的意志和耐力。

  因为这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他必须要跟自己去抗衡,这是特别了不起的。包括晓明哥,他常年都保持一个很好的身材。但他很易胖,又非常喜欢吃,他吃完之后就很容易变得圆嘟嘟的,那怎么办?就只能是忍着,看到别人吃好吃的时候,他只能克服。所以这个工作给我们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然后又要求我们必须能完成。

  但等你经历了这些痛苦之后,最后得到的结果是令自己兴奋,也令别人尊重你的。通过自己的付出,你得到了一种很大的自尊。所以这都是演员这个职业让我很感恩的地方,感谢它还能给我留了一席之地,能让我继续待在这儿。

  另外就像我们之前谈到的,做演员其实也是我个人理想主义的输出。我认为电影是一个特别好的东西,电影几乎可能是全世界范围内传播最广泛的一种媒介了。因为你新闻可能不一定很多人看,文字不一定很多人看。但是影像的东西,是最易于传播和最易于理解的。比如说无论是《药神》还是《烈火》的演员,我们每个个体也是在心中有一种小小的抱负,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媒介把我们的想法传递给社会,让表达有所承载。所以我觉得电影是一个伟大的东西,它可以改变世界。

  界面文娱:我看您刚出道的时候,有点游离在娱乐圈之外,拍的戏也比较少,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演员。但是从2016、2017年开始,工作量就突然变大了。是怎么突然开始喜欢这份工作的?

  谭卓:我觉得这种转变来源于术业有专攻。因为在出道之前,我并不是在一个学院的环境里,比如说我学几年出来,有老师会给我上一些系统的课。同时我身边有一些爱电影或者想做演员,想成为明星的同伴。这个过程会让每个个体更靠近这个内核,让我们去了解它是什么,但我是没有这个过程的。

  我是很偶然地进入了这个环境,所以我就一直是晃里晃荡,看起来很游离,因为我并不知道它真正意味着什么。过去我也不懂电影,也没有对电影的一种痴迷或者说想成为明星、演员的梦想。但后来慢慢的,你拍得越来越多,你接触到越来越多,你就会开始关注到更多,并且开始思考。量变一定会引起质变,当一些东西本质上发生变化的时候,你自然就也发生变化了,包括你的很多理解,你自己的一些行为。

  界面文娱:您演的《药神》非常的卖座,《延禧攻略》播放量也特别高,那您对这次《烈火英雄》的票房,有没有什么期待呢?

  谭卓:我就是期待更好吧。一方面,它是所有部门的精诚所至,希望能有一个很好的回馈给大家,也是每个人付出的一个证明。尤其像《药神》和《烈火》这样的一些特殊的电影,它有更强的一个社会意义,我更希望它的上座率更高,因为上座率更高意味着更多人去看。

  《烈火》讲是一个消防员的故事,讲他们冲锋在一线的现场。我觉得我也可以代表一部分的观众,没有这个电影之前,我也没有这么了解消防员,拍了电影之后才知道他们在一线救援时的状态。那种焦灼、痛苦、人性的爆发,以及他们是怎么样付出了年轻的生命。而且消防员离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非常近,前几天110不还打电线。此外我们钥匙锁在家里面了,有人要跳楼,小猫到树枝上下不来了,方方面面都会找到消防员。

  其实他们出警的范围已经大大地超过了救火本身,但是我们对消防员还没有足够的了解。不光是我们普通百姓,我们在点映之后和很多的家属交流,我们发现有些他们身边的亲人都不是真正地了解他们在做什么。比如说有一个消防员的妻姐,她看完电影之后非常激动,在映后的时候说,她之前非常恨这个男人,认为他就不是个好男人,不明白妹妹为什么要嫁给这样的男人。甚至他刚结完婚就走了,家里有任何事情永远是妹妹在承担,逢年过节不在家,平常不在家,需要他的时候,他永远不在。

  她说今天看完这个电影,终于知道他在做什么了,只想跟他说对不起。所以这个电影是非常有意义的,能让更多的百姓知道你身边的现实英雄。他们每天在做什么,他们的牺牲意味着什么。通过这部电影,我们也希望能普及安全知识、提高全民消防安全的意识。每个人对自己负责任,也对别人负责任,让他们出警的几率更低,牺牲的风险更小。

上一篇:爱心助残、“一人一勺”点亮一片星空。我们在这你在哪? 下一篇:wordpress使用avada外贸建站教程 – 使用可视化融合生成器创建‘关于

人物观点

  • 我为自己产品代言石家庄优质展示柜厂家地址
    我为自己产品代言石家庄优质展示柜厂家地址

    的相关知识与详情,供给的不锈钢工器具接纳优良不锈钢为本料,使得该卖得货永不生锈,不管用多久都亮丽如新!本卖得货日常使用维护请留意:为使卖得货日久常新,请不要用钢丝或过硬

  • 丹阳凉菜展示柜厂家直销
    丹阳凉菜展示柜厂家直销

    ⑥、一旦制冷出现问题,一定要在短时间维修,避免放在里面的蛋糕、 蔬菜、饮料、脾酒、等等物品出现温度不够而出现的重大损失。 蛋糕展示柜是用于酒店、饭店、用来展示菜品的保鲜(保

  • 诏安玻璃展展示架厂家报价
    诏安玻璃展展示架厂家报价

    诏安玻璃展展示架厂家报价展架的颜色以白色和透明为主,这是主流的选择,当然,喜庆节日的展架选择的是红色的颜色,像邮政新年的贺卡展架就是以大红为主的。 逢雨天,应于雨停后及时

  • 宁德平移博物馆展柜工厂
    宁德平移博物馆展柜工厂

    宁德平移博物馆展柜工厂,【文博展览】博物馆展柜,总体来说,传统的展柜市场是比的是工艺。而我们现在作为一个博物馆展柜厂家,在固守传统市场的同时,也要向新的市场开拓。让展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