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石友风采 >

韩国石展400元成交一块石头

2019-09-25
韩国石展400元成交一块石头

韩国石展400元成交一块石头

时 间:2019年09月25日 17:29

详细介绍

  8月31日,在韩国仁川文化艺术馆拉开帷幕的韩中第六届寿石文化交流展中,开幕前两小时,展场外摊位现场成交韩国石若干,笔者见到贵州石友梁成刚、天津石友李良田分别以400元人民币向韩国石友各购得小型韩国水冲石一方,大连石友温德坤以3倍400元的价格购得韩国景观石一方。在听惯动辄十几万元、几十万元的展会成交案例常态后,几百元的成交显得是那么的亲切,仿佛又回到那个充满淘石乐趣的旧时光。

  温德坤以3倍400元的价格购得的景观石 此展布局、石品和已成交的观赏石交易,给人最大的感触是:赏石曾有过一方世外桃源,大家为爱而赏,为趣而玩,一切都是简简单单的,没有远大理想和豪言壮语,只为追寻内心质朴的本真。

  那么,场中韩国石友有没有令人惊艳的作品和直击心灵的价格呢?不少石友都会在以下这几方韩国石友参展作品前驻足。

  大多数石友对这几方石头的优秀程度较认同,标价直击心灵。其中一方意象类石胆水冲石标价300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1.8亿元,另两件也在50亿至150亿韩元之间。

  近十年来,无论是赏石文化的传承与发掘,还是现代赏石文化艺术的研究推广,以及赏石艺术价值的实现,我国赏石界已不知不觉中走到世界赏石的前列。赏石的国际化,实质上竟然是与我国现实中的赏石生态对接,从韩国石友布展、作品“创新”演示以及精品石报价来看,他们也有了一颗驿动的心。

  韩国近代寿石赏玩的兴起,应溯源于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当时各地只有为数不多的爱石者,且无寿石之称谓。在无任何资讯的情况下,他们只能是孤芳自赏。只在某些场合(如古物店、盆栽园及画廊等地)偶尔见到布石,爱石者相互间才会进行一些交流,古贤留下的怪石图及遗墨中所论及的玩石,成为探讨的主要内容,也是学习的主要资料来源。当时的赏玩还未形成系统理论,要求也相对简单,只要是外观奇、形体美的石头就行,并不讲究如何展示石头最佳的姿态,以及大小石头间相互的呼应配合,也不论石质、色彩是否搭配,更有把庭园石搬进客厅里观赏的。在这种情况下,爱石者通过交流总结,终于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石头的审美共识,并逐渐形成了寿石赏玩理论。这是韩国近代玩石的初始历程。

  近代韩国寿石发展有两大主脉,一条以汉城为主线,一条则以釜山为主线,它们同时主导着寿石的不同发展方向。

  汉城方面立足于传统(古典),石会成立于1966年,以“寿石”为名,会员有艺术家、文学家、医生及古玩界人士等;而釜山则以日本近代赏石理念为出发点,石会创立于1966年,初期以“树石”为名(釜山与日本较近,受日本影响较大),后改名“水石”。树石会成立后即在釜山举办了创会石展,并于次年远展汉城。这些石展,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大家对石的热情。同年,汉城寿石会也租借了当地百货公司的展厅来展示寿石,石展期间竟有上万人次参观石展。之后,大邱、大田等各大城市也相继组织石展,促成各地石友的进一步交流。

  1972年,韩国已经出版了关于寿石赏玩的基本理论的书籍。次年,盆栽、寿石杂志社创立。专业赏石杂志建立了活跃的理论探讨和畅通的资讯交流平台,奠定了韩国寿石发展的基础与方向。寿石在全国各地得到了快速发展,也产生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区域性石会,各地石会采用有寿石、树石、水石、艺石等多种名称。

  1970年,在全国各大城市的书局中都可买到日本村田圭司所写的水石书籍,但那个年代,由于很多人有“排日”情绪而不接受水盘的玩法,多好的山水石也不放在水盘里演出,只以座台展示,而且高论水盘是日本人的玩法,不符合韩国(玩赏)传统。养石则以油质涂抹使之呈现成熟老态;而釜山地区则采用日本近代的水石赏玩理念,不仅从形、质、色、天然美、古朴感等五方面对水石的审美条件进行综合考量,还对水石的大小进行约束,并分出形的类别。演出则以水盘为主流,在养石方面,以阳光、水、风等天然方式为养石主轴,同时还接受了日本水石的切底与打磨(光)的赏玩方式,这股风潮带动了石界一时之兴,但也成为韩国寿石史中最大的遗憾。创刊初的寿石杂志,对切底石的赏玩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反对者认为切底石是对天然的破坏,应属于加工石;而赞成的一方则认为只要合乎玩赏的条件,不失玩石之趣,尽可切底来玩赏。激辩中,一方还举起了“民族的自尊”的旗帜,说切底石是日本人的玩法而非韩国人的趣向,进而对玩切底石的人进行人身攻击。这轮讨论非常激烈,直到1974年,大家才就“切底石为加工石而非天然石”的论点逐渐达成共识,争论也渐而消失,韩国爱石人也回复了对天然的爱护之心。

  1981年,韩国寿石会(全国会)成立。寿石会不仅在全国大展中展示各地的各类型的石种,而且还促成各地爱石者的相互交流,为寿石的赏玩逐渐形成全国性的共识奠定了基础。这种共识也产生了很多负作用,造成了追求名石的“一窝蜂”效应。不少人以为拥有名石越多就越与众不同,也越有优越感。于是这些人开始重金抢购名石,在拥有大量名石中自我膨胀,从而丧失了玩石的天真(真意)与高雅的爱石精神。大笔金钱投入石界,也造成了爱石精神的丧失,不肖商人开始制造赝品来蒙骗买家,由此引发了多起法律事件,成为这一时期玩石的致命伤。一时间,对全国寿石界都造成了极大压力,于是各地精英们透过专业杂志系统地向大家分析各类寿石的基本情况,如生产地区状况、寿石的物理性状及如何进行寿石的真伪辨别,同时也呼吁商人将信誉视为第二生命,共同维护市场的诚信,让不肖商人无立足之地。寿石圈的诚信逐渐得以恢复,但名石的数量是远远满足不了收藏需求的,其价格一路飞涨,则只能成为特殊阶级的附属玩品。纯以金钱实现的个人玩石品位,仍是丧失了玩石的本意,而且也不能体现寿石的真正的价值观。

  尽管韩国寿石文化的发展过程存在着种种弊端,但通过大力提倡人格化玩石来善导石界的正直之风,引导收藏家在选择名石的过程中加强对名石的文化价值的理解,终于使韩国寿石文化走向了一个崭新的局面。90年代后,韩国不仅从印尼、菲律宾、俄罗斯以及我国和岛等地大量进口寿石,还举办了多次国际大展,并组团到国外参展学习。这些活动,使韩国在吸收他国寿石文化的同时,也推动了韩国寿石文化向国际化发展。

  (作者:李尚武,资深赏石家,20多年前,长居韩国,见证了韩国当代石事发展,现长居四川。应《石道》杂志副主编陆舜冬约稿,刊于2007年8月《石道》。)

上一篇:【新时代东北振兴】走进小兴安岭的五花山 下一篇:各位石友们在兰溪博物馆有黄蜡石精品展赶紧去大饱眼福吧!

人物观点